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资讯 > 资料分享 > 教与学 > 正文

你在大学学到过最有实用价值的课程是哪一门

发表日期:2014-10-21 作者:师大家教网

via 知乎(有节选)

你在大学期间学过的最有实用价值的课程是什么,收获了什么?

Siyu Yang,Cornell University

国际关系导论。

这节课是很有名的Peter Katzenstein亲自授课。Peter是我至今见过最睿智的人;精瘦精瘦,满头白发,德国口音,目光犀利。

以下是这节课上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三件事情。

一,

开学第一节课,Peter对全班200人发问:“What’s going on in the world?"

一个学生说,中国和日本在争夺一个岛屿。

Peter说:“Tell me what is on those islands."

我说,有石油!

Peter说,啊,你一定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。

我说啊?

Peter说,马克思主义者认为,一切国际矛盾都是经济矛盾。你觉得这是经济矛盾么?那些去抗议的人会的到经济利益么?

我说不是因为岛就是一个大石头上面什么都没有。但是如果不支持钓鱼岛是中国的,别人会觉得你不爱国。

Peter说,哦,原来你是一个建构主义者。

就这样他把学生的答案归为国际关系上的几大主义。

至今为止,这是我听过的最well-paced的讲座。很多教授试图把主动权交给学生,最后自己经常失去演讲节奏。Peter每节课都是这样back and forth完成的,每节课都严格按照syllabus完成。

德国人的严谨可见一斑。

二,

Office hour的时候,Peter问我,你是什么专业的?为什么喜欢这门课?

我说,数学,因为我喜欢逻辑和规律的东西。或者说,我受过的教育让我听没有特别fixed的规律的东西很难受,所以我受不了一些心理学和社会学。但这门课化繁为简,从复杂的国际事务中找到规律,很有趣。

Peter说,有规律有逻辑确实让人舒服,但是不合逻辑不代表是错误的。毕竟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一片chaos。国际关系的学者是从无序中寻找有序,但是真理常常藏在无序里。

我膝盖一软差点跪下。这一句话刷新了我整个价值观,击破了我作为一个理科生从小建立的对绝对规律的喜爱。理科生太容易被绝对规律吸引 -- e=mc2,市场经济带来财富,自由带来好政府等等。但是这些规律是世界的很小很小一部分;用他们去涵盖整个世界,是非常无知的。

三,

Peter递给学生一张绿色的纸,说,撕了他。(嚓)

Peter递给另一个学生一张价值5USD的coupon,说,撕了他。

学生犹豫了一下,撕了。

Peter拿出一美元,说,谁想撕掉他?

后排有人喊,撕钱违法!

Peter说,是我授意你撕的,我律师很好的你不要担心。

一个学生接过来一咬牙撕掉了。

Peter掏出5美元,说,继续撕。

学生当场吓尿了,说什么都不敢撕。

Peter自己撕掉了。全班哗然。

Peter掏出100美元,说,谁要撕掉他?

有人说,我撕完可以自己留着么?

Peter说,不行。你要把它撕成非常小的碎片。

学生说为毛啊!

Peter说,这不过是一张绿色的纸,和一开始那张没有什么区别。唯一的区别是,有无数家银行,公司,商店,学校,经济学家,无数的无比复杂的系统给他建构了100美元的价值。

而他真的有价值么?没有的。所有的价值都是人为建构的,是100%纯概念。

而你像这样(嚓)撕开他(嚓)的过程,不过是毁灭他的附加价值的过程。

他举起绿纸的纸屑和钱屑说,现在他们一样,都是绿色的纸屑而已。

然后他在200个瞠目结舌的学生面前说,今天我们讲建构主义。

知乎用户

经济学原理。

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有了根本性的改变。

人类至少面临四项普遍约束:(1)东西不够;(2)生命有限;(3)人际依赖;(4)需要协调。人类种种制度安排,一概是为了应付这些约束而衍生的。它们对应着三套规律:(1)需求定律;(2)利息理论;(3)产业理论;(4)宏观理论,而这就是通过经济学看社会万象的视角。

东西不够,就是稀缺性。(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和马克思说的物质极大丰富的社会还差得远。)

生命有限,即人有impatience(不耐)。理想条件下,我早上问你借100块钱,说下午还你,你可能就要我还100;但是我如果说明年还你,你可能就要我还110。这就是因为我可能等不到明年,这就是impatience。但是如果人能活100万年,明年是不是如明天一样短暂?如果人永远不死,就没有impatience,就没有利息。

机会成本

成本的意思是the best opportunity for gone.

也就是说如果我浪费一个小时,浪费的是本来可以用这一个小时做的最有价值的事情。

供求决定价格,而非成本。

价格是有多少人跟你在争这个东西决定的,同样工资是由多少人在跟你竞争。

所以卖家和卖家竞争,买家和买家竞争。

比如,以前如果逛街看到一条超级贵的裙子,觉得,成本好低呀为什么卖这么贵。现在,我想的是,因为有这么多人愿意出这么贵的价钱来跟你竞争这条裙子呀。

再比如,同理,在国贸租一个小店铺就非常非常贵,同样面积的店铺在廊坊却很便宜,是因为要跟你竞争在这块土地上做生意的人出得起那么多的钱。

现在的我,不会再随意地说“一定要所有人都有房子住”。(违背了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中文系情怀啊= =)

图灵Don,›› 做真极客

前言:大学时的一大任务就是坐图书馆,从一楼坐到六楼,又从六楼坐到一楼。哲学经济学心理学社会学法学科学未来学,不挑食。当时跟朋友玩笑说,我不在图书馆就在去图书馆的路上。

没有特别有印象的课程,基本原理都是靠自学(如果一定要说,是省社科院一个教科学技术史的老教师)。所以我的体内活着很多人,比如老子的对立统一,伽利略的实证主义,王阳明的知行合一,托夫勒的站在未来思考,冯亚东的宁要片面的深刻不要全面的平庸。

书目:

奥拓布劳恩《中国纪事》。奥拓布劳恩我们在历史书上见过,他就是李德。讲共产党的早期历史,张国焘的出走,毛怎样一步步登上王位,巩固自己的权力。当事人的回忆远比教科书的口号有可读性,最重要的是,它提供了另一种视角。

马斯洛《动机与人格》。弗洛伊德研究的是病人,病态,所以弗氏的心理学是相对消极的心理学。马斯洛研究的是另一群人,那些被称为完善人格完美人格的人。马氏的心理学和弗氏有基础的不同。另外,你看了书后会知道,马斯洛需求层次与一般人的简单理解不同。

麦克卢汉《理解媒介》。当时花了三天把这本书看完,非常激动。轮子是脚的延伸,媒介是人眼睛耳朵的延伸,互联网是人意识的延伸。这是多么具有颠覆性的视角。

奥修《生命的真意》。对道德经的阐释,可能无人出其右。他说,人人都想要刚强,想要第一,你可以柔弱,你可以最后。从宇宙的角度看,柔弱和刚强,第一和最后并没有人所理解的那种不同。

托夫勒《未来的冲击》。未来正以指数曲线速度袭来,不是每个人都准备好了应对。后工业文明和工业文明、农业文明的社会制度、法律制度、家庭制度都是不同的。以后我们需不需要家庭还是一个待解的问题。无论如何,这世上存在一种以未来看世界的思维模式,存在一个研究未来的学科:未来学。

叔本华《人生智慧录》。存在很多种看人生的方式,叔本华是被标签悲观的一种。而我以为,大多数人都过于乐观,所以他的悲观更可能接近于客观。

弗洛姆《爱的艺术》。我们知道知识需要学习,技能需要学习,但很少人去学习怎么爱。爱不是找一个人的问题,爱是一种能力,需要学习。

贾雷德戴蒙德《枪炮、病菌与钢铁》。这本书基本上对我历史观的正本清源。如果说教科书的历史是一种为统治服务的历史观,这是另一种。或者可以叫科学的历史观。以人类诞生以前的地理生物气候为起点,这样一种解释文明的发展演进方式,与进化心理学有颇多相似之处。

王朔《过把瘾就死》。都说王朔是痞子,其实他本是一个纯真的人。

刘震云《温故一九四二》。蒋介石在那个位置面临很多问题,河南饥荒饿死百万人与其他问题相比,究竟是多大一个问题,他会权衡。是非的评价总是很简单。

罗兰巴特《恋人絮语》。爱情是什么,爱情被解构后好像什么也不是。

阿兰德波顿《爱情笔记》。远看是小说,近看是哲学。

朱苏力《法律与文学》。现在流行跨界,朱苏力从文学作品切入,分析古代的制度。被我们批判的封建制度,原来是如此合理。

当年明月《明朝那些事儿》。从朱元璋讲到朱由检,几百年云烟。朱棣,朱允炆,丰臣秀吉,王阳明,张居正,孙承宗,袁崇焕,努尔哈赤,李自成,朱由检,一群有意思的人。

阿来《尘埃落定》。人不一定要太聪明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这正是道德经教导我们的。

罗素《哲学问题》。外在世界很可能是不存在的,休谟用理论说明了这一问题。

徐迟《哥德巴赫猜想》。看了这本书后,我研究了半年哥德巴赫猜想。有几次感觉找到了方向兴奋得睡不着觉。现在看还要留待后人了。

托马斯库恩《科学革命的结构》。科学不是一成不变的,存在范式对范式的取代。而决定什么范式取得主流地位的,不是科学。科学并不必然高于宗教,科学可能是另一种宗教。

张培刚《农业与工业化》。张培刚先生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开始思考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问题,我们呢?除了批判政府,我们对这个当今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问题有什么见解?

Wen JB,只是一个演员

高等数学(下)

认识了前女友。